歡迎訪問:影音先鋒每日資源站333-影音先鋒手免費手機資源站-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都市激情  »  妻子的噩夢

「叮咚~ 叮咚~ 」剛剛睡醒的老婆還沒起床就聽到門鈴的響聲。有些奇怪會是誰呢?在這座城市里我們夫妻二人并沒有什么朋友。難道是水浸到樓下了,是樓下的人來了?

  老婆一想到這個可能,頓時有些心慌了。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不過現在只能硬著頭皮去看門了。畢竟問題還是要解決的。

  急促的門鈴聲催的老婆很是心慌,讓老婆都忘了從貓眼里去看看是什么人。

  甚至都忘了胸口的睡衣領口,都開的很低。

  「你……啊~ 啊~ 」老婆一打開門,卻看見了那個給自己惡夢的臉。那一口黃牙在田師傅的微笑下對著老婆露了出來。驚慌下的老婆連忙要去關門,卻被田師傅一把給頂住了。

  連買菜都拎不動太多菜的老婆哪里是做修理師傅的對手?田師傅輕輕松松的就扒開門強行進去。

  「你,你要干什么,你,你快離開這里,不然我就喊人了。」嚇壞了的老婆威脅著田師傅。

  「嘿嘿,臭婊子,怎么這么快就翻臉不認人了。昨天我可是很辛苦的。你爽了就要拋棄我嗎?」田師傅毫不在意老婆的威脅。

  「你別過來,我真的喊了。你別再過來,我……唔唔~ 」老婆剛準備大聲喊人,卻被田師傅一手攔腰,一手捂住嘴巴給抱進了房間里。

  于是昨天的一幕又在隔天重演。只不過唯一不同的就是田師傅從老婆的衣柜里翻找出來了一雙黑色的連體褲襪,強迫老婆穿上,然后這次射精,卻射在了老婆的嘴巴里。并在田師傅的用手捂住好久的情況下,不得已的給吞了下去。不過這一次,玩弄完我老婆的田師傅倒是把水管修好了。

  再一次的強奸,讓老婆事后沒有上一次那么痛苦和愧疚。雖然依舊感覺不堪和委屈。卻有那么一點點期待和饑渴。

  第三天,有些擔驚害怕的老婆沒有出門,而那個田師傅也沒有再來了。這無疑讓老婆放下心來。卻在心里那不經意間有著一絲絲失望。

  第四天,老婆還是有些擔心的去上班,不過并沒有什么事情發生。比如那一絲絲的期待。老婆也在心里徹底的放下了擔心。想來是那個田師傅應該對自己沒興趣了。

  不過,老婆也許是高興的太早了。第五天的傍晚,門鈴又響了起來。正在廚房里做菜的老婆一聽到門鈴聲,竟然打了個抖。心里的陰影看來還沒有消失。

  不過這一次,老婆先要從貓眼里去看看。

  「嗯?怎么是個小男孩?」老婆從貓眼里看去,發現一個小男孩,口里吃著棒棒糖的站在門口。

  「你找誰?」老婆隔著門問到。

  「哦,我是樓下的。我媽讓我讓上來看看阿姨您在不在家。要是在家就讓您現在到我家去一躺。」小男孩看著貓眼說到。

  「啊?真的浸到樓下去了嗎?不太可能吧。」老婆有些不敢相信的想著。

  「哦,好的,好的。」老婆沒有辦法,別人都找上門來了。看來是真的浸水到下面了。唉,看來要賠錢了。老婆一邊心里唉聲嘆氣,一邊打開門準備跟這個小男孩去他家。

  「唔唔~ 」一雙大手捂住嘴巴,還有一只手抱著老婆拖進了房間里。

  「唔唔~ 唔唔~ 」老婆知道又是田師傅了。不過這一次,田師傅卻沒有馬上就侵犯。而是給自己帶了個頭套,又用自己衣柜里找了內褲塞進嘴巴里。還用麻繩將手腳捆住。然后就只聽見防盜門關上的聲音。

  老婆就這樣被捆著,大概等了十幾分鐘左右。老婆又見聽見了防盜門被打開的聲音。然后又聽見兩個人的腳步聲。老婆心里發慌,難道姓田的畜生還帶了個人過來強奸自己?不過老婆心里雖然發慌,身體卻有著一絲興奮。

  「老張,這可是極品啊。1000塊絕對物超所值。」田師傅的聲音。

  「小田,怎,怎么綁成這樣了?」一個有些蒼老的聲音說到。

  「這叫SM,懂嗎?嘿嘿,來,給你看看,什么叫極品,讓你知道你以前操的小姐都是些什么貨色。」田師傅說完就一把扯掉老婆頭上的頭套。

  長發微卷,柳眉大眼,加上職業淡妝讓那個老張完全看傻眼了。

  「怎么樣,這一身白領的職業套裝,是不是很性感?從來沒有玩過吧。」田師傅得意的說到。

  「嗯嗯,好漂亮啊。老張,你這哪里找的小姐啊。值,值……!」老張說完就從口袋里掏出一沓紅色鈔票來。惹的一旁的田師傅眼紅。

  而老婆總算是明白了。原來田師傅竟然將自己當做小姐賣眼前這個頭發花白,瘦小干癟的小老頭玩弄。

  「唔唔~ 唔唔~ 唔~ 」老婆除了驚慌,除了害怕,此刻還有了憤怒。強奸完自己,還將自己當做小姐一樣賣給一個糟老頭去玩弄。

  特別是這個老張脫掉全身衣物后,一身干癟枯黑的皮膚和一根瘦小干皺的雞巴更是惡心反胃的要命。

  「怎么有些不對啊。小田,這是小姐嗎?怎么看起來……」老張看著我老婆臉上透著害怕,惡心又無力抗拒而絕望的表情,頓時有些疑惑。

  「你管那么多干嘛,你操你的。這是高等小姐,會演戲的。你不懂的。你只要操著舒服就行了。趕緊的,趕緊的。」田師傅有些不耐煩的催促到。

  老張有些猶豫了。老張這人雖然好色,但是膽小。所以從來只找小姐。老張是做破爛回收的,做的還挺大的。所以家產還是有一些的。不然也不會連1000一次的小姐都接受。只不過雖然有錢,卻連小三都不敢找。一是害怕自己老婆發現,二是更害怕玩的有婦之夫的。那別人會找他拼命的。

  所以一看這情況有些不對勁,就開始猶豫了。

  「我,我不是小姐,是他強迫我的,是他綁住我的。求求你放過我,求求你了。」老張猶豫的拿出了塞進老婆嘴巴里的內褲。老婆馬上就開始哀求這個看似相對來說算是好人的老頭了。

  啪~ 啪~ 田師傅連忙沖了上去,左右兩下給了老婆兩個響亮的耳光。頓時打的老婆眼冒金星,頭昏腦漲。

  「老張,你放心好了。出了事由我一個人扛。如果不是我賭輸了生活費,我是不會讓這個臭婊子給你爽的。我都操了她兩次了,你見我有事沒?」田師傅有些生氣,但是為了錢,還是耐著性子勸著老張。

  「小田,我……我……還是算了。」不管田師傅怎么勸,膽小的老張還是決定不操了。女人雖好,命更重要。

  「我去你媽的。」田師傅眼見老張轉身要走。1000塊馬上就要飛走了。

  怒火中燒的田師傅一腳踢向老張的腹部。不過也是將力氣控制的很好了。畢竟是個快70的老頭了。

  「哎喲~ 唉~ 哎喲~ 」老張揉著肚子,喘著粗氣的倒在地上。

  田師傅看了看地上的老張,然后站在穿上,將老婆的麻繩解開,撕開絲襪褲襠,將內褲和絲襪一起褪到大腿處。

  「老張,你別敬酒不吃吃罰酒。今天你是操也要操,不操也要操。來,你來看看。這個顏色的騷逼難道還不值得你冒險一次?再說了。老子都說了沒有問題的。」

  老張被田師傅抓著頭發,按在老婆的兩腿之間。正好可以看見老婆粉嫩的騷逼。

  老張被眼前的性感的粉色陰唇給吸引住了。操過那么多的小姐,從來沒有遇到過粉色的。褲襠里的雞巴開始蠢蠢欲動了。

  「不,還是不行啊。萬一,我說萬……哎,別打了,別打了。」老張一推辭就被田師傅拳腳相向。

  「我說了,你不草也要操的。不草我就打的你操。還有,這個粉色的騷逼,還要加一千。」田師傅兇狠的威脅著。

  「來,騎上去,先讓這個臭婊子先給你吹一吹。免得你硬不起來。」老張無奈,只能照做。當這根干枯皺皮的雞巴頂在老婆緊閉的嘴唇上,一股騷臭的味道沖入老婆的鼻子里。不同于中年的田師傅。老張這根雞巴真的是又臭又軟。沒有那種吸人的味道。

  「唔唔~ 唔~ 」不過在田師傅暴力的幫助下,老婆不得已張開了嘴巴,將老張的雞巴放入嘴巴里吸允套弄。

  瘦瘦的大腿的屁股坐壓在老婆豐滿的胸部上。感受到乳房傳來的柔軟。老張越看著老婆的臉越覺得無比的興奮。那根瘦瘦的雞巴也漸漸充血變硬。只是這種硬是相對于老張自己的。

  「對不起了,我也是被逼無奈啊。」老張還是很愧疚的。畢竟老婆還是良家婦女,不是自愿接客的小姐。

  不過老張這種愧疚,在雞巴插入老婆陰道里的一瞬間就蕩然無存了。

  那種緊實感根本不是那些小姐可以比的。老張喘著粗氣,干枯的手掌一只撫摸絲襪大腿,一只揉搓彈性十足的奶子。貪婪的操著老婆的騷逼。

  一陣一陣的啪啪聲結束在老張一聲悶悶的低吼中。想要阻止老張射精的瞬間就被田師傅用腳踩著臉壓在床上動彈不得了。

  老婆眼眶帶著淚珠,無奈絕望的接受了老張暗白的精液。

  不過那根所謂漲起來的雞巴在自己陰道里并沒有得到像田師傅強奸自己的快感。總有一種無力的感覺。

  射完精的老張虛弱的癱睡在床上。但是老婆在老張射完精液后的解脫感馬上就被身體的渴望所代替。

  雙腿柔弱的夾緊交織。舌頭還在回味雞巴的硬度。饑渴的欲望開始占領大腦。

  雖然老婆還有意識知道這樣不道德的反應。

  但是身體的根本就不聽從大腦的指揮。

  「啊啊~ 喔~ 我~ 啊啊~ 舒服~ 啊啊臭婊子,你的騷逼好像不會松一下。哈哈~ 還是剛剛的雞巴不夠粗不夠硬嗎?」田師傅用手指在老婆的嘴巴里扣了扣,將帶著口水的手指放入自己嘴巴里深深的吸了一下。

  「真是美味啊。臭婊子,你的口水都這么好喝。來,讓這位老爺爺也喝一下。」田師傅抽出大雞吧。然后拉起正痛苦并快樂著的老婆。命令老婆站在老張的頭部上方,然后蹲起馬步。田師傅則站在老婆的背后,將手指伸進老婆的陰道里摳了起來。

  老婆的雙腿本就因為蹲馬步而發抖。此刻又被扣的越來越快的手指弄的更加的抖的不行。騷逼里的淫水也因為自身的抖動而顫顫抖抖的滴落在老張的臉上。

  「啊啊~ 啊啊~ 」老婆面色潮紅,呼吸急促。此刻不光大腿在抖動。甚至整個身子都在抖。田師傅的手指也啪啪的摳的直響。在老婆的一陣呻吟下,老婆的騷逼被田師傅的手指摳到高潮。淫水一下嘩嘩的全噴在了老張的臉上。

  老張無力的抹了抹臉上的淫水,剛才粉色的騷逼那一噴發的刺激讓老張無法忘記。

  「老張,爽了吧。2000塊值了吧。這樣的美人妻在你面前高潮,死而無憾了吧。」田師傅自顧自的從老張的口袋里拿出那一沓錢,數了2000塊后又用麻繩將我老婆綁了起來,這一次還單獨用了一根麻繩將我老婆拴在床角。然后休息了片刻就帶著整好衣著的老張離開。離開的時候還深深的看了一眼癱軟在床上的我老婆,嘴角閃過一瞬間的一絲冷笑。

  老婆被麻繩捆綁到了后半夜的時候,昏昏欲睡的老婆被防盜門打開的聲音驚醒。不知道是期待我的歸來拯救還是那個禽獸的返回再次奸淫。

  「嘿嘿,小寶貝,是不是想我了?」果然是田師傅。老婆聽見田師傅的聲音,內心竟然有種興奮的感覺,雖然是一瞬間后就被理智壓制下去。

  「看,我給你帶來什么好東西了」半夜返回的田師傅拎著一個黑色的塑料袋子。

  田師傅解開了老婆身上的麻繩。然后從黑色塑料袋子里拿了一根白色的電動自慰棒。開關一打開就將老婆嚇了一跳。旋轉的水晶龜頭還是第一次看見,嗡嗡的聲音充滿誘惑力。

  然后田師傅又從黑色袋子里拿出一個圓錐型的玻璃瓶子。打開小蓋子后從里面倒出了一點透明的液體在手心上。被田師傅涂抹在了乳房上和陰道里。

  一陣火熱的感覺過后就是一陣持續的瘙癢。乳房變得特別需要有人來揉搓,陰道里變得特別的需要一根大雞吧在里面攪動抽插。老婆一下就猜到這是春藥。

  本以為田師傅擦完春藥就會操自己,卻沒有想到田師傅只是將電動棒插入自己的騷逼里。那顆旋轉的水晶龜頭在老婆緊實的陰道里肆意攪動。惹的老婆控制不住的呻吟起來。

  重新給老婆穿上內褲,又用麻繩將老婆綁住。然后就不再理會發浪的我老婆,走到廚房竟然接著老婆之前沒做完的菜開始炒了起來。田師傅花了半個多消失才做完。而我老婆卻在藥水和電動棒的折磨下快樂又痛苦的過了半個小時。

  田師傅將飯菜拿到餐桌上后,就進入房間里,解開身上的麻繩。然后將一個麻繩系在了我老婆的脖子上,想要向遛狗一樣的牽著我老婆。

  這樣的侮辱讓我老婆很是抵觸的。不過在田師傅的拳腳下屈辱的照做了。穿著撕爛的絲襪美腿,早已掙扎中蹬掉了高跟鞋,踩著絲襪的香腳就這樣爬在田師傅的后面。

  一路被牽到了餐桌前。田師傅一屁股坐在了板凳上。然后命令我老婆跪在餐桌下面給田師傅口交。而田師傅則興奮的吃起飯菜來。

  被身體饑渴而喪失大部分理智的老婆,對于此刻的命令,則沒有猶豫的伸手去拉開拉鏈,掏出已經硬邦邦的大雞吧緩緩靠近嘴邊,然后伸出舌頭舔了起來。

  越舔越著迷的老婆終于張開了小嘴,努力的將大雞吧塞入自己的嘴巴里吸允。

  滋滋的聲音讓田師傅沒有了食欲。勉強吃完后就命令我老婆趴在餐桌上,不過剛準備插入的時候,我老婆的電話響了起來。

  「接,一邊接電話,一邊吃飯,用手吃,不準用筷子。」老婆自己都不知道為什么,看了看電話竟然又看了看田師傅,好像在征詢田師傅的同意。

  老婆毫無意見的照做。纖細的玉指夾起飯菜就往嘴巴里送去,一邊咀嚼一邊說話「喂……老……老公。」

  「老婆,咋了,難道想我想的說話都結巴了。」「老公,怎么這個時候打電話給我,有事嗎?」老婆的語氣有些冷,老婆從來沒有這樣跟我說話的。好像是想要快速結束對話一樣的。

  「老婆,你不舒服嗎?怎么說話怪怪的。」

  「沒事啊,我,我就是有點不舒服。」

  「啊,怎么了,生病了嗎?去醫院看了沒。有沒有吃藥啊。多喝點熱水啊。」「老……老公……啊~ 」

  「怎么了,老婆。怎么了?老婆?」從電話里傳來老婆一聲尖叫。

  「沒……沒事……嗯……老……老公……嗯……老公,我剛……剛倒開水不小心燙了一下。不……不跟你說了……我去擦……擦藥了。」老婆也不等我回話就直接按掉了電話。讓我郁悶不已。

  「嘿嘿,反應挺快的啊。」我老婆剛才跟我通話的時候,田師傅直接用大雞吧猛的插進了老婆的陰道里。讓受到驚嚇和刺激的老婆一下沒控制住就本能的喊了出來。

  撲哧~ 撲哧~ 田師傅好像非常喜歡看我老婆被屈辱又不能反抗的樣子,大雞吧插進抽出,猛烈的程度讓我老婆感受到從未有過的刺激。

  啪~ 啪~ 啪~ 田師傅一邊操著我老婆的騷逼,一邊還用力的拍打我老婆的屁股「叫出來,快,別TM跟條死狗一樣的。叫出來,像母狗求歡一樣的叫出來。」「唔·嗯嗯~ 喔~ 嗯嗯~ 啊啊~ 唔唔~ 嗯啊啊~ 哦哦~ 啊~ 」老婆開始的時候還叫的有些含蓄,可是在陰道的興奮程度越來越高,田師傅的拍打越來越有感覺的時候,呻吟聲越來越大,越來越無顧忌。

  終于在田師傅操了近半個小時后才將一股熱潮噴灑在田師傅的龜頭上。

  「來,給我吸。你TM爽了,老子還沒射呢。」田師傅老婆強撐著發泄后酥軟的身體,跪在田師傅的面前,雙手抱著田師傅的大腿。美麗的臉就這樣一前一后的聳動起來。

  「啊·嘶~ 哦哦~ 啊~ 啊~ 喔~ 嘶~ 啊啊~ 嘶~ 」田師傅就在快要射的時候突然又從老婆性感的嘴巴里拔了出來。然后用一盤菜接住了射出來的精液。

  田師傅將那盤菜放在地上,命令老婆要像條狗一樣跪在地上吃飯。還要將混著精液的菜給吃完。

  老婆看著盤里的精液菜,皺起了眉頭。感覺一股腥味讓自己的胃有些不舒服。

  「將腿分開。」田師傅見老婆很猶豫。也沒有催促,而是命令老婆將兩腿打開,露出粉紅粉紅的小穴。

  「嗡嗡~ 嗡~ 」田師傅又將電動棒重新插入了老婆的陰道里。然后又將內褲提了起來。

  「嘿嘿,我走了,再也不回來找你了。不過你可以找我。這是我的電話。然后……我走后,這盤菜你也得我吃完。」田師傅好像信心十足老婆會在他走后吃掉那盤混有他精液的菜。還意味深長的給了他的電話號碼。

  老婆在田師傅走后,依然跪在地上,眼神空洞的看著面前的精液菜。而脖子上那根讓自己變成母狗的麻繩也沒有解開。

  沉默半響后,老婆終于站了起來。解開了脖子上的繩子,進入衛生間去洗澡。

  不過……那盤精液菜雖然沒有吃,但是卻也沒有倒掉,而是就放在那里……田師傅真的說話算話,真的沒有來找我老婆。而我老婆自從田師傅走后就整整兩天沒有出過門。整天都關在家里,公司也么有去。手機除了叫外賣就會關機。

  而在我要回來的頭一天,老婆神情異常的爬到了客廳。對,就是爬,還只穿著肉色的褲襪,上身赤裸,腳上穿著一雙白色的高跟鞋。

  而老婆爬到的終點,就是那盆精液菜。雖然精液已經干枯,但是那味道卻比之前的還要難聞。此刻的老婆卻是毫不猶豫的吃了下去。一邊吃還一片自拍。而接受的號碼,正是那個田師傅留下來的號碼。


  【完】


相關鏈接:

上一篇:老師很暴力 下一篇:女友車上的好狀態

警告: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后果自負!
鄭重聲明: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版權歸原創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網址:

二肖中特彩图